金钱蛙出分技巧

 

2017年9月1日,王某借用岳某開辦的三門峽某礦山工程有限公司的資質與三門峽某礦業有限公司某礦區負責人霍某簽訂掘進施工承包合同。2017年9月24日、9月30日王家后鄉人民政府先后下發停工通知,霍某和該礦安全副礦長楊某拒不執行停工指令,繼續生產作業。2017年10月3日,王某組織莫某等九名工人在陜州區王家后鄉某鋁礦井下作業時發生透水事故,致莫某等六人死亡。事故發生后,三門峽市安監部門作出事故報告認定,該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為:(1)三門峽某礦業有限公司未按照開發利用方案和初步設計進行施工,是導致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之一;(2)三門峽某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霍某等人拒不執行有關部門指令,擅自組織人員入井作業,是導致事故發生的另一個直接原因;(3)涉事斜井受掘進影響,原圍巖穩定性發生變化;隨廢棄礦井老空區積水逐漸增加,破碎巖層受老空區積水長期浸泡后,強度降低,導致老空水通過破碎帶入斜井,是導致事故發生的又一個直接原因。霍某作為礦區的負責人,未按照開發利用方案和初步設計織施工,拒不執行政府有關部門的停工指令,擅自組織人員入共作業,對事故負直接責任;楊某作為礦區的安全副礦長,拒不執行政府相關部門的停工指令,擅自組織工人下井作業,對事故負主要責任;王某作為施工隊負責人,未建立安全生產責任制度,未對從業人員進行培訓,安全生產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對事故負直接責任;郭某作為某礦業有限公司安全生產部部長,對下屬礦區未嚴格履行安全監管職責,未有效制止鋁礦地采系統按照開發利用方案和初步設計施工,對施工負主要領導責任;岳某作為三門峽某礦山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未履行安全管理職責,對事故負直接領導責任。事故發生后,各被告人分別于2017年10月9日、10月11日、10月16日接到相關部門電話通知后,主動到案接受調查,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被告人已賠償六被害人親屬損失共計634.248萬元。被害人親屬對各被告人表示諒解。

陜州區人民檢察院于2018年4月23日向陜州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岳某委托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李朝陽律師為其辯護人,李朝陽律師提出:一、本案后果的發生系多因一果,根據三門峽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事故調查報告對事故原因所做的分析:本案的發生有三個直接原因、五個間接原因,其中被告人岳某的行為只是五個間接原因之一,各被告人的責任較為分散。岳某的行為只是事故發生的多個間接原因之一。二、岳某的行為在事故發生中所起作用較小,系本案發生的次要原因,應當承擔次要責任。岳某只是給王某出具了一份委托書,讓王某承攬工程。王某施工隊是根據三門峽某礦業有限公司的安排進行施工,本案的發生不是由于王某的施工隊的施工出了問題,而是王某施工隊進場之前,礦業有限公司未按照開發利用方案和初步設計進行施工造成了安全隱患和礦業有限公司拒不執行有關部門指令,擅自組織王某施工隊下井造成的。王某施工隊安全管理混亂和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同危害后果之間關聯程度較低,王某行為系本案發生的次要原因,應負次要責任。而岳某只是給王某出具了一份委托書,其行為更是次要原因,應承擔更次要的責任。三、岳某系礙于情面,給王某出具了一份委托書,讓王某承攬工程,沒有收取任何費用,且其不知道王某開始生產,客觀上也無法履行安全監督責任。四、岳某系投案自首,應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五、案發后,被害人的親屬已得到充分的賠償和安撫,被告人的行為取得了被害人親屬的諒解,應酌情從輕處罰。綜上所述,岳某犯罪情節較輕,且具有一定的監管條件,適用非監禁刑對其所居住社區無重大不良影響,建議審判長對岳某免于刑事處罰或者適用緩刑。

陜州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五被告人在生產、作業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規定,因而發生重大事故,造成六人死亡,各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且屬情節特別惡劣.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郭某、岳某主動到案后如實述了犯罪事實,屬自首,對被告人郭某、岳某依法減輕處罰;被告人霍某等三人到后雖沒有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但在公訴機關審查起訴前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屬坦白,對三被告人均依法從輕處罰,鑒于六被告人親屬的損失已賠償到位,被害人親屬對各被告人均表示諒解,故對五被告人均可酌情從輕處罰。關于被告人岳某的辯護人提出的本案后果的發生系多因一果,岳某有自首情節,被害人的親屬得到充分的賠償和安撫,被告人的行為取了被害人親屬的諒解,建議對岳某適用緩刑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建議對岳某免予事處罰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遂判決:各被告人均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霍某有期徒刑三年;判處楊某、王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判處郭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判處岳某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宣告緩刑二年。


三門峽律師|三門峽律師網: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明珠信息港
地址:河南省三門峽市永興街市司法局南 郵政編碼:472000  電話:0398-3690909

金钱蛙出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