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蛙出分技巧

 

 

   杜大、杜二,親兄弟。杜二妻王某家居城郊,杜大妻陳某憑能力入戶王某村建房四間。89年,陳某遷出。91年,陳某辦宅基證。

王某無宅,02年,杜二購陳某四間房并拆除重建,加蓋一層,另修院墻、門樓、廚房。

12年4月,王某村拆遷,政府和王某簽協議,補償王某120平、80平房屋各一套。

12年6月,杜大在陳某哥哥等參與下,和杜二簽協議,約定80平房屋歸杜大,120平房屋歸杜二。杜二稱受到杜大等人脅迫。

17年,陳某起訴杜二,要120平、80平兩套房屋;后變更要一套80平房屋,被法院駁回。杜大、陳某又起訴杜二,要80平房屋,后撤訴。

19年,杜大、陳某再次起訴杜二、王某,要80平房屋。

杜二律師認為,杜大夫婦非拆遷村村民,原有房屋已售且拆除,杜大夫婦對原有房屋及補償房屋均無權利。杜大夫婦如應獲得補償,應向政府主張。政府與王某簽訂拆遷補償協議,是對王某權利的確認。杜二未經王某同意將房屋轉讓給杜大,系無權處分,況杜二稱受到脅迫。就杜大、杜二簽訂的協議而言,如系買賣,杜大應支付對價;如系贈與,交付前可撤銷,杜二始終不愿給付杜大房屋,杜大夫婦的訴請應駁回。

法院判決:80平房屋歸杜大夫婦。理由:杜二非拆遷村民,和陳某的房屋買賣無效。杜大、杜二協議,杜大夫婦非無義務;協議維護杜二夫婦共同利益,效力及與王某。

杜二、王某上訴,理由如一審。

敝人系杜二、王某代理人。

接到一審判決,敝人半天不語。一審法官問,怎么了?敝人說,害怕!

二審庭后,敝人和法官交流意見,法官建議調解。

杜二老實木訥。王某反緩慢。二人的獨子年屆三十尚未成家。補償房是家庭僅有財產。

杜大夫婦系退休干部。一兒一女分別在大中城市工作,杜大夫婦隨子女生活,三門峽閑置房屋一套。

調解中,敝人講,如杜大無住處,杜二即使只有一房,也應和兄長同住。如杜大生活優越,又來擠兌杜二,不合適。敝人亦有二子,如有類似情形,定當家法伺候。敝人將此事講與小兒子,十歲幼童,猶責杜大德劣,法官昏庸。敝人告訴小兒子,房屋原屬杜大。小兒說,他賣了啊!

二審法官講,家庭不幸,莫大于此。如父母健在,定悔當初不溺死一人!

杜大要房,分文不出;杜二要房,愿資助杜大,杜大拒絕。調解未成。

庭外,杜大講,自己從戎二十余載,政府供職廿年有余,豈不懂理?杜二是保安,生活尚且緊張,資助他等于白說,要房是唯一正理。

杜大自得的讓人無語。

二審維持一審判決。

二審法官認為杜家應該溺死的是杜二?!

杜二要申訴,但沒了消息。或許,他接受了。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弱肉強食。人是自然的一部分,應當尊重自然規律。只是,我心不平!

 

 


  • 發表評論
  • 用戶:  驗證碼: 點擊更換  

三門峽律師|三門峽律師網: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明珠信息港
地址:河南省三門峽市永興街市司法局南 郵政編碼:472000  電話:0398-3690909

金钱蛙出分技巧